ET大法好

【ET】迟到的告白

      瑟兰迪尔突然接到了林谷领主的书信,忽略啰啰嗦嗦的礼仪问候用词,中心思想是几年前种下的夜兰快开了,约密林王前来观赏。

      内心泛着嘀咕的瑟兰迪尔把散发着暗香的精致信纸小心地折好夹在书里,埃尔隆德不是忙着召开什么劳什子会议么,怎么有闲情逸致约自己赏花?

      一想到客居在瑞文戴尔的那些个需求庇护的各国落魄王族,瑟兰迪尔就一阵头疼,这么多年了,这批人死的死,走的走,换的换,唯一不变的是瑞文戴尔“我家大门常打开,开放怀抱等你”的待客之道,这让密林王非常嗤之以鼻。

      还有那些毛绒绒的,分不清是男是女的矮人,就应该被拖去喂蜘蛛!

      何况现在去林谷,极有可能遇到在那里开会的盖拉德丽尔和甘道夫,瑟兰迪尔皱眉,只不过,算起来自己和那位温和儒雅的智者也快有十多年没见了,期间死宅的瑟兰迪尔拒绝了埃尔隆德的数次邀约,这夜兰还是多年前和埃尔隆德对酌时,自己无心随口一说,没想到埃尔隆德居然真的栽种成功了。

     “加里安,和长河镇的生意先放一放,我要去趟瑞文戴尔。”

      瑟兰迪尔一边写着同样辞藻华丽、令人牙酸的回信,一边吩咐加里安好好呆在密林代替自己主持事务,少喝酒误事。

      骑着因为长期缺乏运动而越长越膘的大角鹿,瑟兰迪尔带着一队人马,浩浩荡荡地就往林谷而去。

      不出意外,接到回信的林谷领主,早早地就算好时间,带着属下在大门口列队欢迎了。

      刚刚下鹿的瑟兰迪尔迎来一个来自埃尔隆德的热情拥抱。

      活了这几千岁,除了自己的父母,还没有被哪个精这么热情对待的密林王一瞬间有些发懵,但是,不知道为何就是没有推开埃尔隆德。这随意抱人的坏习惯肯定是跟甘道夫学的!瑟兰迪尔努力忽视萦绕鼻尖的那股好闻的草木和墨水的气息,腹诽起某个灰袍子老头来。

     “花呢?”瑟兰迪尔开门见山。

      埃尔隆德带着温和浅笑,眼神一刻也没从瑟兰迪尔脸色移开,淡淡说道:“密林王稍安勿躁,这夜兰的特殊之处,就是仅在月圆之夜才会绽放。”

      瑟兰迪尔心里默默算了下,还有五天。

     “那你这么早叫我来做什么!”本王很忙的好么!这么几天不知道要损失多少个金币!

      埃尔隆德仿佛没听出瑟兰迪尔话中的恼怒,依然云淡风轻:“密林王远道而来,林谷自然要好好接待,接风洗尘,何必匆匆忙忙,坏了礼数。”

      虽然中土正直盛夏,但是在维雅的庇护下,瑞文戴尔四季如春,在这里是感受不到炎炎灼热的,哪怕此刻烈日当空,刺得人睁不开眼。

      瑟兰迪尔眯起眼睛,暗中打量起了埃尔隆德,敏锐的直觉告诉瑟兰迪尔,其中有诈。只不过埃尔隆德的表情实在是太过端正自然,完全看不出在想什么。

      林迪尔禀告说因为林谷正在开会,人来人往,客房几乎住满,知道密林王喜静,怕被人冲撞了,所以特意安排在领主卧室隔壁,装修也比那些客房好多了,必能让密林王满意。

      瑟兰迪尔原本心中还在嘀咕,只不过在看到卧室里的几瓶好酒后,也顾不得猜来猜去了,反正和埃尔隆德几千年的交情,他什么品性自己清楚得很,不可能有什么坏心,何必耗费精力呢。

      送走日理万机的林谷领主,瑟兰迪尔惬意地坐在露台的躺椅上,这里视野开阔,大半个林谷尽收眼底,看着美景,品着美酒,这日子倒也真是舒服悠闲。

      原以为这几天埃尔隆德没时间搭理自己,没成想中午的时候林迪尔跑来说领主已经在宴会厅设下午宴款待远道而来的密林王。

      瑟兰迪尔揪住林迪尔,再三确认宴会上只会有自己和埃尔隆德出席,并不会见到其他的什么人,这才答应了下来。

      宴席一如既往的林谷风格,不奢华却精致,多蔬果而少肉食,但是因为美酒丰足的关系,也算是宾主尽欢。      

     “不如我们去后面的山中走走?”埃尔隆德突然提议道,“山上的风景还是很美的,和密林完全不一样的风格。”

     “你不忙?”瑟兰迪尔表示怀疑,“刚才林迪尔不是禀告说有矮人和人类打起来了?”

    “这些小事林迪尔处理就好,我也没必要事事躬亲。”埃尔隆德搀起瑟兰迪尔的手:“难得忙里偷闲,我们多年未见,正巧我的那片夜兰也种在山中,我们可以先去看看。这山林里特意种了许多你年少时爱吃的野果……”

      说话就好好说,拉我手做什么!这么多年埃尔隆德到底和人类学了多少坏毛病!瑟兰迪尔暗中翻了一个白眼,却没有甩开埃尔隆德。

      两大精灵领地的统治者,就像年少的小精灵一般,手拉着手,有说有笑地往山上去了。

      目送他们离开的费伦戳了戳侍立一边的林迪尔:“你们领主怎么感觉怪怪的?”

     “有吗?”

     “有啊!”

     “你多虑了。”林迪尔整了整衣袖,忙不迭地去安抚被矮人打破头的某人类贵族去了,留下费伦立在原地若有所思。

      山中泉水潺潺,午后明媚的阳光从高大的树冠之间洒下,地上透出点点斑驳,在此安居的小鸟也不时叽叽喳喳,扑棱着翅膀从头上掠过。

      幽暗密林也是多年不见这种美景了。瑟兰迪尔一时间有些郁郁,也没顾得上路上遇到的几个结伴上山游玩的女精灵。

     “哎,莲娜,那个就是传说中的密林王吗?”几个女精灵故意放慢步伐,远远地落在后边,兴奋得窃窃私语。

     “领主亲自招待的,应该不会错。”莲娜双颊泛着微红,盯着埃尔隆德渐渐远去的背影。

     “密林王长得真俊,在我们精灵中也算是出类拔萃了。今天运气真好,居然在下山的时候遇到了。”

     “我们领主和密林王都没有妻子,也不知道将来那个女精灵能有这份福气,听说盖拉德丽尔夫人很是看中领主呢?”

     “你这又是哪里得来的小道消息?当心被领主听到了罚你。”

      ……

      瑟兰迪尔远远地听到了些细碎的句子,忍了半天,还是没问身边的好友。

      倒是埃尔隆德转过头,自顾自得解释起来:“林谷和萝林暂时没有联姻的打算。”

     “我又不关心这个,你这么心虚和我解释做什么?”瑟兰迪尔压下心中莫名的不快,“既然说到了,你岁数也不小了,也没中意的精灵吗?看你整天为中土殚精竭虑的,是时候找个伴关心关心你了。”

      埃尔隆德沉默了半晌,没接话,而是指着前方不远处一棵结满野果的树道:“还记得打仗那会,我们闲暇时偷偷溜出去打牙祭,正巧看见这果子熟了,摘了几个,又甜又脆,你可喜欢了。”

     “是啊,你为了摘果子还从树上摔下来了呢,真丢脸。”

     “一晃这么多年都过去了。其实我也不知道这野果叫什么,只是凭借着记忆,一百多年前终于找到了树苗,移植栽种的,一年年的,眼看着都长成了,约了你数次来也没成,这次好歹你肯来了,想尝尝吗?”

     “你去摘?”

      话音未落,埃尔隆德就身手敏捷地就爬上了树,看得瑟兰迪尔目瞪口呆,这还是那个一丝不苟严肃威严的埃尔隆德吗?当年为了让他爬树,费了多少口舌!

     “接着!”埃尔隆德丢下几根结着好几颗果子的枝桠。

      颗颗饱满,黄中透红,似乎承载了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那段短暂的快乐的年少时光的记忆,此后,便是种种变故。

     “我去那边的溪水里洗一下。”

     “我和你一起去。”埃尔隆德从树上跳了下来,向瑟兰迪尔追去,没想到溪水边的石头日积月累之下,早就被冲刷得无比光滑,埃尔隆德又匆匆忙忙得想去拉瑟兰迪尔的衣袖,一不留神,两个人失去重心,双双踩进了齐腿深的溪水里。瑟兰迪尔更惨,整个身体都坐在了水里。若不是瑟兰迪尔长得高,力气大,说不定还要被呛好几口水。

     “埃尔隆德!”

      几只好奇围观的翠鸟顿时被吓得飞得远远的。

      瑟兰迪尔金发的尾梢被打湿,脸上挂着溅起的水珠,银色的紧身长袍湿漉漉得贴在身上,有些狼狈得站在溪水中。幸好溪水清澈见底,不至于让瑟兰迪尔的洁癖发作。

      瑟兰迪尔一抬头,见埃尔隆德有些呆愣楞得盯着自己,顿时又羞又气:“你在发什么呆!快扶我上去!”

      奇怪,自己有什么可羞的,又不是女精灵……肯定是在埃尔隆德面前出糗的缘故,实在是太丢精了!瑟兰迪尔在埃尔隆德的搀扶拉扯之下爬上了岸,湿透的长袍又重,非常不舒服,而且很……尴尬。

      埃尔隆德的下半身也全部湿透了,两个精面色不自然得对视了好一会,埃尔隆德轻咳一声:“要不,我们先回去吧。”

      瑟兰迪尔像年少时一般用力捶了一下埃尔隆德的胸膛,瞪了他一眼:“你先走,我跟在你后面,要是被矮人看见了,我发誓一定会找你决斗的。”

      埃尔隆德摸了摸胸口,又心虚得摸摸鼻子,乖乖带路。

      一个精灵王,一个精灵领主,说出去在中土都是有头有脸的存在,此时正遮遮掩掩得往山下走,行至半山腰,却看到了一个有点眼熟的黑发女精灵正坐在石头上编花环。

      埃尔隆德避之不及,莲娜一脸惊讶,仿佛好奇为何平日里一向衣冠整齐的领主居然如此狼狈。

     “领主大人?您怎么了?”莲娜殷勤地迎了上来。

     “咳,没什么,不小心踩进水里了。”埃尔隆德难免有些尴尬,下意识想找瑟兰迪尔,余光却空无一物,瑟兰迪尔大概早就眼疾手快地躲到哪棵树后面去了。

      莲娜回身捡起石头上的披风,递给埃尔隆德:“领主大人若是不嫌弃我的手艺,先收下吧,这是新做的。”

      埃尔隆德想着瑟兰迪尔或许很是需要,边道了谢收下了,丝毫没在意莲娜那一脸的娇羞。

      真是不解风情啊!躲在暗处的瑟兰迪尔暗自吐槽,这么多年了,还是这种性子,怎么可能找得到老婆嘛!

      埃尔隆德不得不披着莲娜的披风,陪着她一起下山,瑟兰迪尔在原地等了好一会,身上的衣服微微有些干了,夕阳西下的时候,才回到自己的卧室,没想到,推开门,埃尔隆德竟然换好了衣服坐在露台的藤椅上喝茶。

     “你怎么在这?”

      埃尔隆德难得得露出了局促的表情,期期艾艾得道:“我怕你误会……”

     “有什么好误会的?”瑟兰迪尔没好气,“那个女精灵喜欢你的事儿?还是盖拉德丽尔要找你做女婿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出去,我要换衣服了。”

     “你还站在这里坐什么?难不成要看我沐浴?”瑟兰迪尔一回头,发现埃尔隆德正眼神灼灼得盯着他,不自在得摸了摸领口,“领主大人事务繁忙,我就不留您了……”

     “瑟兰迪尔,我喜欢你。”

      室内陷入了沉默。

     “你今天脑子进水了?”瑟兰迪尔涨红了脸,虚张声势:“你瞎说什么!”

     “我想了很久了,不想再拖下去了……”埃尔隆德一把抱住瑟兰迪尔纤细的腰肢:“我知道你也喜欢我!”

     “放开!”

     “不放。”

     “你幼不幼稚?”

     “那你说你有没有喜欢过我?刚刚有没有吃醋?”埃尔隆德把脑袋搁在瑟兰迪尔的肩膀上,“几千年前我就听过你的告白了,现在轮到我先说了……”

     “你等等。”瑟兰迪尔用力推了一下埃尔隆德,没推动,“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告白,什么几千年前,你在胡言乱语什么?”

     “还记得那天,因为不守军纪溜出去被你父王知道了,挨了十鞭子,我照顾你陪夜的那几天?”

     “嗯,这辈子都不会忘。”

     “有天晚上你做梦,说梦话,说了好多……嗯,说你喜欢我,不想我离开什么的……”

     “闭嘴!别说了!”瑟兰迪尔捂住埃尔隆德的嘴,“你臊不臊?”

      没想到埃尔隆德居然趁机舔了舔瑟兰迪尔的手指,瑟兰迪尔一惊,赶忙把手甩开:“真该让大家看看平日里德高望重的林谷领主是什么德性。”

     “我只对你这样。”

     “哼!”

      入夜,到了晚餐时分,林迪尔恭敬地敲着自家领主的卧室门,费伦恭敬地敲着自家大王的卧室门,居然都没有应声。

     “难道还在山上?”

     “不可能,领主大人早就回来了。”

     “可能又出去看什么花了吧。太好了,小林子,走,一起喝酒去。”

 

End

  迟到的七夕贺文 ´_ゝ`

  (落水梗+吃醋梗,我真的尽力了嘤嘤嘤_(:з)∠)_躺平任抽打)

  我真的是标题废!

    溜了溜了

   (那位提供脑洞的小天使,你的id“似是故人来”lo上有好多,还没头像,实在不知道是哪个,怎么艾特,随缘吧orz)

评论(24)
热度(104)

© lov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