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大法好

【ET】报恩


故事胡乱改编自《聊斋志异・王成》,不知所云。

    中土瑞文戴尔,有一个穷教书先生,名叫埃尔隆德。
   
    曾经埃尔隆德的家族也算官宦之后,曾祖父被萝林王招为郡马,只是传到了埃尔隆德这一代,早就没落。虽说埃尔隆德幼时也曾念过私塾考过秀才,却实实在在是个文弱书生,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父母相继去世后,更是穷得家徒四壁,二十好几了也没能娶上媳妇。

    一日,埃尔隆德去村头小山上的药园子里打理药草,突然脚下就被一个什么东西滑了一下,捡起来一看,却是一枚花纹繁复的金戒指。仔细一瞧,上边还刻着一行小字:“郡马府造。”

    埃尔隆德一愣,记得家里那些传下来的器物上也曾刻着这四个字,莫非,这枚戒指也曾经是自己家的东西?

    埃尔隆德刚把戒指收着,迎面遇上一个老太太,拄着拐杖从山间小道上走来,看神色仿佛在寻找什么东西。

    埃尔隆德虽穷却并非贪图财物之人,当下就把戒指拿出询问,没想到还真是这位老太太所丟。老太太喜不自禁地接过戒指小心收好,才向埃尔隆德道谢:“这戒指虽说并不如何宝贵,却是我先夫留下的,丢了怪心疼的,留着也算是个纪念。”

    埃尔隆德内心惊诧,却是没听说过家族里有这样一位夫人?当下正色询问:“老夫人,冒昧问下,您的先夫姓甚名谁?”

    “我先夫去世多年了,名叫凯勒鹏,原籍就在这里,曾经被招为萝林王的郡马,不知先生听说过没有?”老太太摸着戒指娓娓道来。

    “这……老夫人有所不知,凯勒鹏就是我曾祖父。”

     老太太也是大吃一惊,继而喜出望外,拉着埃尔隆德的手道:“没想到居然能遇到凯勒鹏的后人!怪不得我觉得你有些面熟呢!”

    原来,这老太太名叫盖拉德丽尔,原是深山中修炼的一只狐仙,当年萝林王遭难,郡主也被收押死于牢狱,凯勒鹏走投无路,一头跑进了山里,没成想遇到了盖拉德丽尔,两人一见如故,情投意合,便结成了夫妻。只是过了几年,凯勒鹏终是过不了山中的日子,下了山另娶妻生子。盖拉德丽尔则继续留在山中修行,不料,一个不慎,就丢了这定情之物。

    既然两人有缘,埃尔隆德索性认了盖拉德丽尔做祖母,请她回家坐坐。

    盖拉德丽尔看了看埃尔隆德家里,仅有的一间茅房,日久失修,透风漏雨,厨房里更是没有生火的痕迹,不免心疼道:“怎么过着这般苦日子?也没有个屋里人打点一下?”

    埃尔隆德不免羞愧,自己读书不成,又身无长物,不会农耕,只得靠教村子里一群小孩读书糊口,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盖拉德丽尔遇见故人之后,难免怀旧念情,想着帮衬一把,却不巧没带钱财,想了想又把戒指掏了出来递给埃尔隆德:“先把这戒指典当了吧。”

    埃尔隆德却死活不愿收,只道是老夫人定情之物,万万不能予了他人。盖拉德丽尔无奈,只得收回戒指,又说过几日再来。

    几日后傍晚,埃尔隆德散了学堂,正掏出一个窝窝头在门前啃着,却看见盖拉德丽尔从山间小道中而来,赶紧迎上去。

    盖拉德丽尔拿出一个小包袱,埃尔隆德打开一看,莫约有一百多两银子。“我都替你打算好了,这些钱财正好给你做个小本生意。”

    “可是……我只是个读书人,并不懂得生意之道啊!”埃尔隆德有些发愁。

    “别急,听我说,你拿着钱,先去夏尔镇采买布匹,随后连夜赶到京城去卖,我保你定能卖个好价钱。”

    埃尔隆德自然是深信不疑,带着钱财出门了。

    只是刚到夏尔,就下了一场大雨,埃尔隆德只得住进一家客栈落脚。第二日,旅途劳顿的埃尔隆德睡到日上三竿才醒,匆匆赶到了集市,却看见一群人围着,里三层外三层,大呼小叫,不断传来喝彩怒骂之声,当下心中好奇,也凑了过去。

    原来正在斗鹌鹑。缸盖大的竹篱圈里,两只鹌鹑正斗得厉害,一只灰褐色杂毛,一只则金晃晃的,生得很是漂亮,只不过斗起来毫不落下风,反而把那只更大一些的灰鹌鹑啄得节节败退。

    埃尔隆德不禁好奇了起来,随口问了旁边观看的一人,才知道这只金鹌鹑的主人叫比尔博,乃是夏尔镇的破落乡绅,没什么本事,光靠这斗鹌鹑赢来的钱过活。只是这只鹌鹑也是争气,屡战屡胜,在夏尔镇很是有一番威名。

    埃尔隆德看着那两只鹌鹑,心下有些怜悯,正发着呆,突然耳边一阵喝彩之声,回过神,才发现那只金鹌鹑已然取得了胜利,灰鹌鹑羽毛杂乱带着血,趴在地上爬不起来。金鹌鹑也受了点伤,正躲在角落里梳理羽毛。

    那比尔博的下人,名叫索林的,正趾高气昂地收着赌金,看身边矮木桌之上堆了许多铜钱,估计是斗了好些场了,也不见给那金鹌鹑喝口水喂点食。

    埃尔隆德看着角落里的金鹌鹑,莫名有些心疼。

    众人正嚷嚷着开下一场,突然一阵犬吠,身后人声鼎沸,埃尔隆德回身一看,不知从哪里蹿出一只野狗,偷吃了屠户的一块肉,慌不择路地冲进了人群,正巧撞翻了竹篱圈,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一口叼起金鹌鹑,甩了几甩,又见屠户拿刀追来,那狗便丢下嘴里不断挣扎的鹌鹑,一溜烟跑了。
 
   只见那金鹌鹑的一侧翅膀已经被咬的鲜血淋漓,趴在地上哀哀地叫着,眼看着是活不了了。那索林见老爷的摇钱树当着自己的面几乎被咬死,当下怒吼一声,抄着木棍追狗去了。

    看热闹的人也追了几个去,其他人也散了,埃尔隆德揪住一旁人的袖子道:“这金鹌鹑无人管了?”

    “嗨,咬成这样哪还能活,就算救活了也没用了,可惜喽。”

    埃尔隆德看着浑身是血的金鹌鹑,明明一刻钟前还神气的它此时却奄奄一息,无奈地趴着等死,当下心中不忍,小心地捧着那鹌鹑去了医馆,忍痛花了好几两银子,包扎了伤口带回去听天由命。也算埃尔隆德懂些药理知识,硬是救了回来。只是这几天都躲在房间里照顾那鹌鹑鸟,客栈伙计觉得此人简直魔怔了。

    过了莫约七八天,那金鹌鹑的伤已经养好,又神气活现了起来,时不时还要啄埃尔隆德几口,歪着脑袋,埃尔隆德却不生气,摸了摸它的脑袋,抓了一把粟米喂它。

    只是埃尔隆德为了照顾金鹌鹑,错过了布匹的采购时间,此时采买已大不合算,埃尔隆德合计了下,刨去各种开销,还剩下约八十两银子,这生意眼看着是做不成了,只得回家再重做打算。

    “你是跟我回去呢?还是就此放生?”埃尔隆德站在镇外山口,摸着金鹌鹑的翅膀问道。

    这金鹌鹑也颇通灵性,早认了埃尔隆德做主人,自然是叼着他的衣角不放,不肯离开。

    “也罢,就带着你回去做伴吧!”

    话说埃尔隆德回了瑞文戴尔,只觉得无颜见盖拉德丽尔,只是自己实在不懂生意,哪怕做了估计也是要亏的,不如还是老老实实教书实在。

    埃尔隆德在卧室里给金鹌鹑做了一个窝,一人一鹌鹑就这么过起了日子。

     埃尔隆德运气突然好了起来,村子里迁来一户人家,据说曾是京里的富商,惹了官司,不得不躲回了老家避难,家资颇丰,聘了埃尔隆德做教书先生,每月的聘金给得很是大方。

    日子就这么过了一年,埃尔隆德家里的情况也愈发好了起来,没过多久,埃尔隆德又考上了举人,一下子成了举人老爷,有了功名。 顿时有诸多媒婆上门,只是埃尔隆德都一一婉拒了,只道日日与金鹌鹑为伴倒也不错。

    一日半夜醒来,月光从窗口洒进,埃尔隆德模模糊糊地看见床边坐了一个人影,心中一惊,仔细一看,那人一头金色的长发,颜色与那金鹌鹑一模一样。

    有了盖拉德丽尔在先,埃尔隆德倒也不惊慌,只听那人道:“感谢你当年在我落魄的时候救我一命,我自当报恩偿还,如今你功名利禄俱全,该是满意了,我的恩也算报完了。我……也该走了。”

    “等等。”埃尔隆德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把拉住那金发青年的手,“谁说我都满意了?”

    “?”金发青年歪过头,不解地看着埃尔隆德。

    埃尔隆德屏住呼吸,稳住因为金发青年过于美貌的外表而受到冲击的心神,道:“我还缺一个媳妇呢,戏文里的报恩不是应该以身相许么?”

    金发青年一下子红了脸,试图甩开埃尔隆德的手未果,结结巴巴地道:“你,你胡说什么!谁,谁答应你了!松手!”

    “你不答应,我就不松手,我,我养了你这么久,不能就这么把你放跑了!”埃尔隆德也红着脸,但就是拉着手不放。

    第二日,盖拉德丽尔上门拜访,只见一脸喜气的埃尔隆德拉着一个金发青年的手迎了上来:“祖母,这是我妻子瑟兰迪尔。”

【完】

啊啊啊啊啊啊我到底在写什么鬼啊!原作和我脑内幻想的剧情明明不是这样的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从领主到夏尔之后的剧情就如同脱肛的野马一般拉都拉不回来啊!orz

算了就这样吧睡觉去了😂😂😂
   

   

   
   
   

   

   
   

评论(34)
热度(79)

© lov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