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大法好

【ET】三日为鸟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小心地从厚实的窗帘缝隙中照进房间时,瑟兰迪尔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印入眼帘的不是往日埃尔隆德装修豪华的卧室墙上挂着的那幅据说花了几百万拍下的大家名作,更不是他伴侣那令人堪忧的发际线,而是—— 一只华丽的鸟笼和满屋子的书柜!      

        瑟兰迪尔有些懵,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好好的一觉醒来会在埃尔隆德的书房里,这只鸟笼他认识,埃尔隆德养了一只特别聒噪的绿毛大鹦鹉,脾气差,爱乱飞,喜啄人(特指瑟兰迪尔),叫声难听,还有一个烂大街的名字——Lucius。总之一人一鸟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结下了梁子并在之后的几年里互相看不顺眼,让夹在中间的埃尔隆德非常头大。      

        在瑟兰迪尔的抗议下,埃尔隆德不得不把放在卧室里的鸟笼移到书房,还美名其曰看守书籍。对此瑟兰迪尔嗤之以鼻,腹诽着等它在你的绝版书上到处拉屎你就知道后悔了。然而令瑟兰迪尔失望的是,这破鸟智商极高,不仅爱卫生,而且还真兢兢业业地当起看门人,如果在埃尔隆德不在的时候有人进入书房,就会扯开嗓子嚎叫并试图扑上去啄人,对此瑟兰迪尔、林迪尔和家中一众佣人都深有体会。只不过瑟兰迪尔并没有说什么,作为瑞文戴尔家主的埃尔隆德,书房里的秘密实在太多。      

        瑟兰迪尔晃了晃有些沉重的脑袋,昨晚的记忆有些模糊,难道自己梦游了?奇怪 ,先起来找埃尔隆德吧,正想着,瑟兰迪尔举起自己的手……      

        WTF!Shit!Son of b**ch!一连串的脏话不受控制地回响在瑟兰迪尔的脑袋里,那熟悉的绿色毛翅膀正在他的眼前晃动!      

        开什么玩笑,我肯定是还在做梦吧!瑟兰迪尔在笼子里扑棱着翅膀上蹿下跳了一会,惊魂未定地得出了一个结论,决定再睡一觉,醒过来一切都会恢复正常的!      

        然而,现实是无情的。      

        此时此刻的埃尔隆德几乎要急疯了,不过是一晚上的时间,瑟兰迪尔就从一个活蹦乱跳的大好青年变成了疑似植物人一枚。      

        “医生,麻烦你再检查一遍!还有,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一定要查出来!”受伤被排除,中毒?自己和他一晚上都在一起,也不可能。     

        德高望重的主治医生戴利被揪住领子一顿乱晃,可怜眼前一片眩晕也不敢挣脱自家医院董事的双手,只得忙不迭地答应,一边安抚处于暴躁边缘的大Boss一边吩咐手下们再次把瑟兰迪尔推进脑CT室。      

        瑟兰迪尔无力地蹲在梧桐木杆子上,耷拉着脑袋,自己成了一只鹦鹉,简直是晴天霹雳,匪夷所思,不能接受!  

        瑟兰迪尔一抬头,对面的挂钟显示已经中午12点,往常埃尔隆德早上8点就会来办公,只不过目前自己这样子埃尔隆德肯定……,等下,糟糕!维拉保佑那只蠢鹦鹉不会在我的身体里!一想到自己一边嘎嘎乱叫一边舞动着手臂的样子,瑟兰迪尔就异常揪心,自己的一世英明全毁了!会不会被送到精神病院?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格洛芬德尔那个混蛋一定会全程录像!      

        不,不行,自己要去找埃尔隆德!      

        瑟兰迪尔艰难地打开笼门,虽然现在自己控制得还不够完美,但幸好这鹦鹉自身的身体记忆还保留着。      

        该死的!自己可打不开眼前紧锁的红木门!      

        现在这情况,埃尔隆德肯定八成把自己送去瑞文戴尔医院了,只不过仅凭自己肯定进不了大门更找不到病房。      

        瑟兰迪尔又重新飞回了笼子里,肚子有些饿,看着喂食盒里的面包虫,瑟兰迪尔决定,宁愿饿死也不吃!还是先喝口水吧,真凄惨……      

        下午5点,饿得奄奄一息的瑟兰迪尔终于等来了林迪尔,他知道如果埃尔隆德回不来就会派心腹助手帮他带走急需处理的文件。     

         “嘘……Lucius乖,别动,我是你主人吩咐来拿文件的……”林迪尔心有余悸地探进一个脑袋,防备地看着那只凶悍的绿毛鹦鹉。      

        瑟兰迪尔翻了一个白眼,懒得理他。      

        太好了,它睡着了!林迪尔踮着脚地走了进来,一边偷窥着瑟兰迪尔的动静,不气不敢出,一边迅速收拾走了桌面摊着的一小堆文件,活像一个商业间谍。      

        就是现在!瑟兰迪尔见林迪尔就要关门离开,卯足了劲扇动着还不够灵活的翅膀腾空飞扑到林迪尔头上,在抓走林迪尔一绺头发后,勉强从门缝里飞了出去。

        “别!Lucius你回来!”林迪尔一脸绝望地看着一大团绿毛歪歪斜斜得飞出了窗外不见踪影,徒劳地扒住窗棱,朝路过的佣人们大喊:“还愣着干什么,快去追!”庄园这么大,这鹦鹉又会飞,OMG!Boss一定会杀了我的!

        瑟兰迪尔其实也没想飞出窗外,只是实在没能控制好翅膀才一头栽了出去,并在差点坠地的时候爆发出洪荒之力控制住自己飞了起来。

         果然,雏鸟要学会飞行,就要被踢出温暖的巢穴,在丢掉小命的压力之下才能学会。

        瑟兰迪尔飞到离自己最近的一棵树上,正看见林迪尔开车离开,不禁暗恨:这林迪尔也太不负责了,上司的宠物跑了都不找,等他回来一定要炒鱿鱼给他吃!只不过现在自己打算偷渡进林迪尔的车到医院的算盘已经打不响了,只能另谋他路。

        瑟兰迪尔抬头看看布满晚霞的天空,只能飞回别墅里,毕竟晚上一只鸟出门可不安全。书房已经进不去,只能去厨房,咳,偷点东西吃了。

        瑞文戴尔庄园很大,主厨房瑟兰迪尔也没去过,只能一路尾随着几个仆人溜进去,并给他们造成了厨房里有老鼠的假象后优哉游哉地飞回某个闲置客卧的床上睡觉去了。

        医院vip病房里,埃尔隆德盯着已经苏醒过来并手舞足蹈发出奇怪声音的瑟兰迪尔,医生们聚在会议室里激烈地探讨着一个正常人类在短暂昏迷后是否有可能精神失常。

        正在脑补各种阴谋论的埃尔隆德被推门而入的林迪尔惊醒,皱眉不满道:“什么事这么慌乱?”

        “先生,您的鹦鹉跑了!”

tbc

我只是突然想写一场鸡飞狗跳的闹剧而已😂😂😂
后面的不知道有没有了😂

评论(17)
热度(60)

© lov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