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大法好

【ET】缘

    瑟兰迪尔是相信缘分的。

    2年多前的一个晚上,刚刚毕业还在找工作的瑟兰迪尔宅在家里刷微博,突然一个陌生的ID被不知道关注的谁转到了首页。瑟兰迪尔瞪大了眼睛,这是一条求领养的微博,点上去一看,居然还是同城的。

    瑟兰迪尔很喜欢猫,虽然照片里只是一只很普通的黑猫,俗称,土猫。

    这种猫,很多人是不喜欢的,他们偏爱那些昂贵而又长得更可爱的所谓品种猫。

    微博上的信息很简单,只知道这是被保护小动物协会志愿者从施虐的前任主人手下救出来的一只八月大小公猫,瘦骨嶙峋,但是一双灰色的眸子却很明亮有神。博主希望能够就近领养。

    瑟兰迪尔觉得自己一下子就被那双眼睛戳中了。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瑟兰迪尔留言询问:“我也是中土市的,请问你是哪个区的?”

    对方很快就发了私信回来:”我是密林区的,家在林谷花园。”

    瑟兰迪尔一惊,这不是和自己一个小区吗?!竟然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一脸不可置信地敲键盘:“我也是林谷花园的!我住11号。”

    对方显然也很意外:“没想到我们是邻居啊,我住9幢。”

   “如果可以的话,你能领养他吗?”

    瑟兰迪尔有些犹豫,虽然他很喜欢猫,但是他的父亲欧洛菲尔是特别怕麻烦的一个人,不喜欢养小动物,有些抵触这些毛绒绒的东西。

    “好啊!明天方便吗?我们就在小区里的小花园里见面吧!”

    瑟兰迪尔决定先斩后奏。

    “爸爸,我……想领养一只猫。”结束了对话的瑟兰迪尔走到客厅,对着津津有味看电视的父亲说。

    “什么!你开什么玩笑!”欧洛菲尔一下子跳了起来:“养猫多麻烦!那种东西带回家,不仅会乱抓乱挠,肯定还会随地大小便,甚至身上带着跳蚤!”

    瑟兰迪尔也不甘示弱:“爸爸,你有没有点常识啊!猫可是用猫砂的,他们比人还爱干净!而且现在都有驱虫药卖,不可能会有跳蚤,指甲也会经常剪。”
父子两人在客厅里一番你来我往,欧洛菲尔甚至顾不得看他每日追的热门古装大戏——诺多秘史。

    “好吧!”欧洛菲尔无奈地挥挥手,表示退让:“养猫的费用一切你自己来!要是发现乱撒尿,破坏家具,有虫子,一律送回去!走开!不要挡着我看电视剧!”

    第二天,瑟兰迪尔如约到了楼下的小花园里,那位救助人已经坐在那里等着他了。这位叫做陶瑞尔的好心女子从猫包里抱出一只黑猫:“他很胆小,只不过很亲人,你可以小心地摸摸他。”

    带着蓝色项圈的小黑猫有些瑟缩,但是还是没有拒绝瑟兰迪尔的抚摸,发现瑟兰迪尔没有恶意,还打起了呼噜。

    瑟兰迪尔把小黑猫带回了家。陶瑞尔作为资深流浪猫救助人,甚至附赠了猫包1只,猫砂1袋,猫粮1袋,猫厕所一个,猫垫一条,体内外驱虫药各一,罐头若干。

    瑟兰迪尔被她的细致惊讶到了。

    “猫是我生命中重要的存在,我希望能给他们提供最好的生活,你还没工作,这些本来就是我为他准备的。”陶瑞尔笑了笑,“以后小黑就交给你照顾了,你们之间有缘。”

    此时胆小的小黑已经躲进了衣橱底下。

    陶瑞尔走了,新上任的铲屎官瑟兰迪尔有些手忙脚乱得准备着东西,欧洛菲尔抱着手臂围观:“把猫养在这个杂物间里,平时把门关上,不许出来。”

    瑟兰迪尔没说什么,他知道这已经是父亲最大的让步了,只不过埃尔隆德这么可爱,父亲以后一定会接受他的!

    对了,瑟兰迪尔给小黑猫取名为埃尔隆德,是欧洛菲尔最热衷狗血电视剧里的男主名字,一位睿智深情的皇帝。

    事实证明,温水煮青蛙确实有效,慢慢地,埃尔隆德在家里的领地越来越大,不再被关在杂物间里,甚至几个月后,还被允许进瑟兰迪尔的卧室。

    “不许让猫上床!”欧洛菲尔的底线一步步被瑟兰迪尔和埃尔隆德联手摧毁,最后看到惬意得躺在瑟兰迪尔床上甩着尾巴的埃尔隆德,欧洛菲尔也撒不出气来,只得由他去了。“就说这猫蹬鼻子上脸!”

    其实,欧洛菲尔也是刀子嘴豆腐心,没多久就在埃尔隆德的攻势下,自愿掏腰包买猫砂,甚至在瑟兰迪尔上班的时候,在家工作的他一力承担起了铲屎官的工作,每天一边抱怨埃尔隆德把猫砂爬得到处都是,一边任劳任怨地打扫战场。

    瑟兰迪尔愈发相信自己与埃尔隆德是有缘的。进了一家医药公司上班的瑟兰迪尔惊奇得发现,他的同事居然认得埃尔隆德!

    那天,瑟兰迪尔把埃尔隆德的萌照得意得给那位小姑娘看,对方瞄了几眼,诧异道:“这不是巴德店里的那只吗?”

    “啊?”瑟兰迪尔一脸懵逼,“你不是认错了吧!黑猫不都长得一样?”

    “不会的,我巡店的时候经常看见它,还和艾雯摸过它呢!”这位叫伊欧玟的小姑娘信誓旦旦地说:“就是巴德店里的,我没认错,它是黑毛灰眼,特别少见,虽然现在胖了,呃,不止2圈。不信你问艾雯,她也摸过。艾雯!”

    巴德是瑟兰迪尔所在公司管辖下的一个零售药店的店长,这只猫据说是他养在店里抓老鼠的。

    “这猫的日子可苦了,”艾雯在一旁插嘴:“那些店里的员工从来不给它喂东西,瘦的皮包骨头,还有店里的驻店药师萨鲁曼,脾气暴躁,经常把它吊在门上打,之前他们店里也养过一只黄猫,不堪虐待自己跑了,小黑性格温顺,就没跑。有时候我们看着就可怜!哎!前段时间听说猫被救走了,没想到被你领养了?”

    回到家,将信将疑的瑟兰迪尔问陶瑞尔:“埃尔隆德之前是养在药店里的?”

    “对啊,就在孤山东路的河谷药店。”陶瑞尔一想到就气愤不已:“那家店的人太缺德了!要不是我经常上班路上去喂,埃尔隆德早就饿死了!”

    挂了电话的瑟兰迪尔心里五味陈杂,摸着怀里埃尔隆德柔顺的皮毛,感慨:自己和埃尔隆德真的是有缘。真的。

    埃尔隆德特别乖,虽然猫一向以傲娇著称,但是埃尔隆德黏人得很,一点都不高冷,剪指甲、洗澡的时候也很软萌,从不挣扎,一直都是乖乖的,只不过似乎只认瑟兰迪尔一个主人,欧洛菲尔想去摸摸,总是被爪子挡下。

    “哼,这猫真没良心,我也好歹每天喂食铲屎啊!”欧洛菲尔哼哼。

    瑟兰迪尔一脸得意:那当然,埃尔隆德可是我领回家的!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间2年多就过去了。埃尔隆德和瑟兰迪尔的外甥女一样大,同一个月出生,9月份刚刚过了3岁的生日。

    瑟兰迪尔那会还特别庆幸:这样自己就不用记埃尔隆德的岁数了,反正外甥女和他一样大,嘿嘿,以后别人问起来,自己只要问问表哥就是了,他总会记得自己女儿有多大的~

    瑟兰迪尔总是一厢情愿得觉得埃尔隆德能陪着他很久,直到看着他结婚生子。

    然而现实却给了瑟兰迪尔当头一棒。

    埃尔隆德病了,似乎是什么急病,瑟兰迪尔抱着无精打采的埃尔隆德赶到附近的一家宠物医院,折腾着验血检查,最后,医生表情凝重地对他说:“大概只有五成的治愈机会。”

    其实,医生说了一堆,瑟兰迪尔只有听懂了这一句。

    五成的机会,不大不小,谁也说不准。

    埃尔隆德先是挂了3天盐水。但是情况却不容乐观,埃尔隆德在医院紧张得直吐口水,甚至在第三天的时候浑身抽搐了一次。

    瑟兰迪尔吓坏了。

    医生告诉他,病症已经影响到了大脑,放弃治疗吧。

    瑟兰迪尔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带着埃尔隆德回家的,一整天都浑浑噩噩,欧洛非尔也跟着干着急,没办法也只能干巴巴地安慰几句。

    生老病死,万物规律。

    但是瑟兰迪尔无法接受,毕竟,埃尔隆德才只有3岁!他不该就这么离开自己。

    欧洛非尔和瑟兰迪尔没有彻底放弃,坚持每天给他喂药喂食,只不过埃尔隆德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甚至一天要抽搐好几次,看得让人揪心。

    埃尔隆德躺了十几天,不吃不喝,从勉强走路一直加重到前肢僵硬,再到四肢无力僵直,瑟兰迪尔也从抱着一丝希望到逐渐绝望。一向无神论的瑟兰迪尔甚至去了教堂,祈祷着不可能会发生的奇迹可以降临在埃尔隆德身上。

    现在也只是躺着熬日子罢了。

    周一早晨,因为牵挂埃尔隆德而睡眠质量越来越差的瑟兰迪尔迷迷糊糊地梦到,一只小黑猫懒懒地躺在篮子里,看他靠近,亲昵地用脑袋顶了顶他,柔柔地叫了几声,灰色的眼睛里却淌出了一滴泪水,落在瑟兰迪尔的手背上。

    瑟兰迪尔浑身一抖,从梦境里跌落出来。

    “瑟兰,我们家……猫……好像……没呼吸了……”门口,一向早起的欧洛非尔挂着黑眼圈,小心翼翼地轻声说道,仿佛怕打破这一室寂静。

    “我……知道了。”瑟兰迪尔愣了好一会,才出乎意料地异常平静地回了一句,却在欧洛非尔转身的那一刹那,再也忍不住地躲在被子里偷偷哭泣。

    瑟兰迪尔见了埃尔隆德最后一面,把他埋葬在了楼下紧挨着自己房间那一面的土地里。毕竟,入土为安,尘归尘,土归土。

    半年后,瑟兰迪尔跳槽去了一家大公司,每天兢兢业业地上班,跑客户,忙碌得仿佛是一个被不停抽打着的陀螺,忙碌而又充实。

    “这么晚了还在加班?”

    周五晚上10点,办公大楼仅剩瑟兰迪尔这一层还亮着灯。

    瑟兰迪尔抬头,门口是一位西装革履的黑发青年,正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己手下的员工。瑟兰迪尔并不认识这位长年待在国外的集团继承人,只是把他当成了和自己一样的普通上班族。

    “是啊,最近忙。”

    “你好,我叫埃尔隆德。”黑发男人走上前,礼貌地伸出手。

    瑟兰迪尔一愣。

    对方挑起一边的眉毛:“就是之前那部很火的电视剧男主角的名字,和他重名也让我很苦恼。”

    瑟兰迪尔抬头看着身材高大挺拔的男人,灰色的眼眸里泛着说不出感觉的光芒。

    “不是……”瑟兰迪尔有些语塞,“您……和我之前养的小黑猫同名……他也是灰眼睛呢……哦,我叫瑟兰迪尔,是销售部门的。”

    “真巧。”埃尔隆德轻轻一笑,“我也养了一只调皮的小黑猫,或许我们约个时间,你可以去我家看看她?”

    “好。”虽然一分钟前彼此间还是陌生人,但是瑟兰迪尔却抑制不住自己,鬼使神差地答应了一下。

    至于两人交往了三个月后瑟兰迪尔才发现埃尔隆德是自己最大号Boss的事情,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END


    这是一篇有点长的流水账文,感谢大家能够看完。

    其实,写得是我和我家麦胖的故事,那么多巧合也都是事实,唯一不同的是她是一只黑狸花母猫,所以我一直觉得我和我家喵特别有缘。

    今天早上麦胖走了,生病,很痛苦,或许对她是一种解脱。她和我感情很好,走的时候来我梦里和我告别了。我头七都会为她念诵往生咒,希望她能走好。

    我把我们之间的故事套在领主大王身上,是希望,能有一个happy ending,而不是在bad ending时戛然而止。

    都说带宠物回家是为未来埋下了一棵悲伤的种子,但我并不后悔,麦胖带给我的快乐我永远也不会忘。

    PS  养猫的同学们,千万别让它们太胖,尤其是绝育后一定要控制好,如果平时猫行为异常,比如很粘人的猫突然不爱理你了,哪怕它照常吃喝,也说不定有问题了,要多加注意。
    祝大家的猫猫们都健康长寿。

评论(40)
热度(79)

© lov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