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大法好

夜色行动】番外一

  “埃尔隆德先生!”忍无可忍的瑟兰迪尔第三次拍掉自己肩膀上不知道什么出现的手,咬牙切齿地道:“您到底想干什么?”

  “散步啊。”身边的黑发男人一脸无辜。

    瑟兰迪尔恨恨地道:“散步就散步,靠我这么近做什么?”

  “我身为受保护的对象,你不是应该尽可能地靠近我保证安全吗?”瑞文戴尔家族的族长突然摆出一副谨慎的样子来,右手很自然地搭上金发青年的腰:“万一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冒出来一个刺客呢?”

  “这里是瑞文戴尔庄园!守卫森严,我不觉得会发生这种事情。”瑟兰迪尔拼命压制住自己翻白眼的欲望,并且努力忽视腰部的奇怪感觉。

    跟在两人身后的奇力和陶瑞尔满头冷汗。

  “您无所事事待在庄园里已经快一个星期了,难道不上班吗?”

  “我现在继承了族长的位置,日理万机,辞去了大学的教授职务,”埃尔隆德叹了一口气:“都是为了你,亲爱的。”

    陶瑞尔似乎看到自己上司头上的黑气要实质化了,奇力则有些心不在焉。

    瑟兰迪尔没再接口,而是侧开脸试图躲避埃尔隆德的注视。

    四个人一路无话,午后的阳光暖洋洋的,晒得人舒服得想打瞌睡,微风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是瑞文戴尔家族特有的墨兰的香气。恰逢花期,一眼望去,花园小径旁星星点点的缀着无数墨绿色的兰花。

  “瑟兰迪尔,你真的不愿意试一试吗?”埃尔隆德突然停下脚步,拉住瑟兰迪尔的双手。“只是试一试,不需要你做出什么承诺,我知道你对我也有感觉的。我能感受到。”

  “我没有……”瑟兰迪尔下意识地摇头。

   “嘘……先不要急着拒绝。”埃尔隆德一脸温柔:“你讨厌我吗?”

  “我不知道。”

  “那我这样问,如果有人把手搭在你身上你会怎么样?我猜是给那个不知好歹的小子一个恶狠狠的过肩摔?”埃尔隆德这几天没少找埃克西里昂打听瑟兰迪尔的事情,知道以前有个小混混,被摔得掉了两颗门牙。

  “可你并没有这样对我,说明你并不讨厌我不是吗?”埃尔隆德摩挲着瑟兰迪尔微微泛红的脸颊,替他整理那几缕不听话的金发,“不要再欺骗自己了,我知道你这么别扭是因为你对于我们这种,嗯,你眼中的财阀世家抱有偏见,但是相信我,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人,我们的家族也不是。”

  “答应我,好吗?”埃尔隆德把有些呆呆的瑟兰迪尔搂进怀中,“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也给你一个了解的机会。”

 

    瑟兰迪尔觉得那天自己是被太阳晒昏了大脑,才会在陶瑞尔和奇力的见证下答应了埃尔隆德的所谓“求爱”。

    面对埃尔隆德的温柔攻势,瑟兰迪尔拒绝的话一次又一次地咽了下去,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忍心让那双睿智的灰眸染上失望的色彩。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瑟兰迪尔看着埃尔隆德每日惯例差遣佣人送来的犹带着清晨露珠的娇艳玫瑰,狠了狠心,既然不能对埃尔隆德说,那就找一个可以做主的!

  “埃兰迪尔先生,感谢您答应见我。”瑟兰迪尔捧着管家倒上来的红茶,有些拘谨地坐在客厅里。

    瑞文戴尔家族的前族长并没有想象中的严厉和不近人情,反而,是一个异常和蔼可亲的老人。

  “孩子,其实,我也想见你很久了,只是怕太过于冒昧。”埃兰迪尔慈爱地看着眼前的这个金发青年,道:“感谢你救了我儿子的生命,这是我作为一个父亲发自内心的由衷道谢。”

  “这是我应该做的。”瑟兰迪尔垂下头,看着茶杯中袅袅上升的雾气,犹豫再三,才试探地说道:“我猜您一定知道,埃尔隆德先生和我……”

  “我知道,我那个不成器的儿子正在追求你,哦,前几天听格洛芬德尔说,你们已经在一起了?”埃兰迪尔笑呵呵得道。

  “您……不反对?”瑟兰迪尔有些不可置信。

  “我应该感谢你才是。”埃兰迪尔放下茶杯,开始诉苦:“埃尔隆德喜欢医学,喜欢教书,一直不愿意回来继承家业,也不见我给他安排的各种相亲对象。我这辈子就他一个孩子,也是很头疼,这偌大的家业总得有人来继承。后来,出了维雅的那事,埃尔隆德突然来找我,说他想通了,只是有一个条件,我要答应让他自己选择未来的族长夫人。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他所说的人选就是你。”

    瑟兰迪尔结结巴巴地道:“您,您答应?可是,我,我是个,男的,不能生孩子。”

  “哦,这完全不是问题,”埃兰迪尔笑得一脸慈祥,“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做个试管婴儿也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你就安心地好好和我儿子在一起,其他的事情,有我们来操心就行了。”

    瑟兰迪尔险些没握住手里的白瓷茶杯。

  “可是,瑞文戴尔家族的族长找了个,呃,男性伴侣,外界不会说什么吗?”

  “其实,埃尔隆德还不算出格,你知道吧,”埃兰迪尔一脸神秘,“那个奇力,原本是孤山家族族长的侄子,钦定的继承人,只不过几年前因为感情问题和家里闹翻了,不告而别,前段时间还偷走了他们家的孤山之心。现在还没和解。”

  “我还真不知道。”瑟兰迪尔面无表情。

  “前两天孤山的族长特意求上门来,让我劝劝奇力,说愿意接纳陶瑞尔,只要奇力愿意回去。”

  “他怎么就觉得奇力会听您的话?”

  “哦,你和我儿子在一起了,奇力是你的下属,不是应该听从上司的命令吗?就像你要听从埃克西里昂的话,而埃克西里昂又要听从凯勒鹏的话一样。”埃兰迪尔一脸理所当然。

    瑟兰迪尔脸上的表情几乎要挂不住了,听听,这些官僚阶级!

 

    当瑟兰迪尔理清思绪走出埃兰迪尔的别墅,回到埃尔隆德居住的地方时,正好遇上埃克西里昂。

  “组长?你怎么在这?”

  “瑟兰迪尔,快救救我!”埃克西里昂仿佛看到救星一般,飞扑上来:“那个可恶的格洛芬德尔,天天在警局晃悠,堵着我就要拉我出去约会,我见到他都害怕了!你赶紧管管他!”

    瑟兰迪尔无语:“我怎么管得了他?更何况,我根本不认识他。”

  “你不是和埃尔隆德在一起了吗?格洛芬德尔是埃尔隆德的死党,金花家族也是瑞文戴尔家族的附庸家族啊!”埃克西里昂觉得自己真是倒了大霉。格洛芬德尔可是上流社会有名的花花公子,虽然现在信誓旦旦说要改过自新。

    瑟兰迪尔一脸卧槽,自己和埃尔隆德才在一起半个月不到,怎么全世界都知道了??

  “埃克西里昂先生,请您与我的伴侣保持一个合理的距离。”一身正装的埃尔隆德从大门口走进,一脸严肃地拉开扒在瑟兰迪尔身上的埃克西里昂。

    瑟兰迪尔翻了一个白眼,无奈地被埃尔隆德揽着腰坐在沙发上,埃克西里昂则很自觉地坐在另一边,“听说你们打算结婚了?”

  “噗!”瑟兰迪尔一个没忍住,直接喷出了嘴里的红茶。

  “亲爱的,你不要紧吧?”埃尔隆德赶紧起身收拾。

  “埃克西里昂!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瑟兰迪尔涨红了脸。

  “外面的小道消息都传遍了!前几天报纸的八卦头条都是你和埃尔隆德的消息,加里安和费伦他们还托我来这里向你们打探消息呢。他们甚至都在准备结婚礼物了,一个个地感慨说,明明你是组里最小的,却没想到是第一个结婚的,哈哈。”

  “哈哈你个头,”瑟兰迪尔看着埃尔隆德:“你故意的?”

  “我当然要早早宣誓主权了。”埃尔隆德耸耸肩,笑得一脸纯良。

 

    两年后。

  “所以我是怎么会答应和你结婚的呢?”瑟兰迪尔看着摇篮里熟睡的一对双胞胎男孩,感慨道:“甚至容忍你和别的女人生下了孩子!”

  “亲爱的,公平些。”埃尔隆德熟练地抱起另一张婴儿床里的金发小女婴,“这可是你和别的女人生下的女儿呢。”

  “你们俩真是够了,”坐在一边喝茶的格洛芬德尔忍不住打断了他们,“说得好像双方出轨了一样,不就是做个试管婴儿么?我敢打赌你们连他们的母亲是什么样的都不知道。”

  “嗯,人选是父亲决定的,他开心就好。”瑟兰迪尔逗弄着埃尔隆德怀里的女儿,问道:“你和埃克西里昂怎么样了?”

  “他啊,老样子,害羞矜持得很,哎,眼看着你们都三个孩子了,陶瑞尔也有了,就我一个光棍了。”格洛芬德尔一脸辛酸,明明他才是最风流倜傥的一个啊,怎么在人生大事上就输给了一个呆板的家伙和一个小矮子呢?

    真是中洲世界的七大未解之谜之首啊!

 

END

想了半天没想出题目,放弃之

别看这是番外一,天知道还有没有二三四什么的

望天

评论(31)
热度(76)

© lov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