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大法好

【夜色行动】番外二


正文番外一

    瑟兰迪尔现在脑子还晕乎乎的,仿佛刚才埃尔隆德的求婚只是一场梦。

    明明只是一场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生日晚宴而已,埃尔隆德叫上了几乎全中土喊得上名号的家族,说是父亲的七十整寿,怎么也应该大办一场才是。

    瑟兰迪尔倒是在心里嘀咕,瑞文戴尔家族一向低调处世,除了圣诞、新年晚宴之类必须的社交场合,其他的宴会都办得不像是一个大家族的排场,只是简单地请些相熟的亲朋好友。

    格洛芬德尔撇撇嘴,漫不经心得解释:“这是埃尔隆德继承家主身份的第一年,找个机会昭告天下也是很正常的。”

    瑟兰迪尔对此表示怀疑。埃尔隆德可不像是个喜欢大肆炫耀自己的家伙,这事该知道的人早就知道了,听管家的意思,这次晚宴甚至还请了一堆埃尔隆德平日最不待见的记者。

    完全不是埃尔隆德的风格。

    果不其然,埃尔隆德,居然,当着几百个人的面,捧着戒指,单膝下跪,向自己求婚了。

    那种情况下,自己怎么可能拒绝!可恶的埃尔隆德,故意的吧!

    瑟兰迪尔被埃尔隆德搂着,机械地和围过来道贺的各个家族的人寒暄,直到脸上的笑容都要僵硬了,吉尔加拉德端着杯红酒,带着凯勒鹏夫妇和埃克西里昂走了过来,才把两人从人群的包围中解救了出来。

  “恭喜你们了。”连任成功的总统带着温和的笑容,慈爱得看着自己的教子。

    埃尔隆德晃了晃酒杯示意:“多谢。”

    几人随意客套了几句,接下来的场合,就是总统和新任瑞文戴尔家族家主的私人谈话时间了,其他人再待着也不合适,凯勒鹏夫妇找埃兰迪尔叙旧,埃克西里昂要躲格洛芬德尔,瑟兰迪尔也不愿意再和一些试图攀关系的人打交道,于是两人对视一眼,很自觉得结伴走到某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里。

    这个位置正好处在吉尔加拉德和埃尔隆德身后不远处,既听不到他们谈话的声音,其他人也不会没有眼色得上前来打扰。

  “怎么了?看你一点都没有被求婚的喜悦之情。”埃克西里昂抿了一口手里的威士忌,难得地八卦起自己的下属来。

  “埃尔隆德那个家伙,我和他没完。”瑟兰迪尔被埃克西里昂一问,混混沌沌的脑子倒是立刻清醒了过来。

  “你们都同居快一年了,你还不愿意嫁他?”埃克西里昂有些诧异了。

  “我们没有同居。”瑟兰迪尔顿时脸红,垂着头不敢看埃克西里昂的眼睛,半晌才讷讷地道:“我……他从来没碰过我。”

    格洛芬德尔好不容易从一堆青年才俊里挤了出来,刚走近两人,就听到了这么个劲爆的消息,顾不得调戏心上人,哥俩好地搂住瑟兰迪尔的肩膀,笑得一脸猥琐:“快,和我说说,是不是埃尔隆德不行?”

  “啊?嗯,大概是吧……”沉浸在自己小心思里的瑟兰迪尔下意识得回答,却让迎面走来的瑞文戴尔家主一瞬间黑了脸。

    埃尔隆德毫不客气地打开格洛芬德尔碍眼的胳膊,把瑟兰迪尔拉进怀里,翻了个不甚优雅的白眼,“我和瑟兰有些事要说,失陪,父亲和总统先生会暂时主导宴会的。”仿佛多说一个字也觉得吝啬般,拉着瑟兰迪尔就消失在身后一条不起眼的走廊里。

  “埃尔,你……做什么?”瑟兰迪尔被埃尔隆德拉着一路跌跌撞撞地穿过几条走廊,又爬了几层楼梯,甚至惊动了几个路过的佣人。

    埃尔隆德把瑟兰迪尔拉进自己的卧室,锁上门。

  “客人们还都在下面……”瑟兰迪尔看着埃尔隆德的脸色,有些被吓到,怯怯地瞥了他一眼。

  “不要拿这种眼神看我。”埃尔隆德深吸了几口气,努力抑制住内心不可说的欲望,让瑟兰迪尔坐在床边,才握住他的手,缓缓道:“我不碰你,是怕吓着你,而且,我总是想着把最美好的留在新婚之夜。根本不是格洛芬德尔说的那种原因!”

    原本还紧张着的瑟兰迪尔听到埃尔隆德一本正经的回答后,顿时有些忍俊不禁:“想不到你是个这么保守的人。放心啦,我怎么可能相信格洛芬德尔的话。”

  “今天你有些不开心,是不是我的求婚让你……如果你不愿意,可以后悔的。”

    瑟兰迪尔踌躇了一会,才犹豫着道:“没有……不愿意……只是这么突然……而且,嗯,我以为你没有那么喜欢我……”

    埃尔隆德的眼神一瞬间幽深得可怕,过了几个呼吸的工夫,才握紧瑟兰迪尔微微蜷曲的手指,“想不到,居然让我的兰兰误会了……”

    瑟兰迪尔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试图挣脱开却未果:“没有误会!我、我们要不要下去了,这么多客人呢……”

  “不用管他们……”埃尔隆德抬起瑟兰迪尔尖尖的下巴,“如果是我让你有不安全感,那么,我完全可以让你打消这种莫须有的顾虑……”

    一个长达五分钟的深吻后,两人的气息都有些不稳,埃尔德隆的手指在瑟兰迪尔修长的脖颈危险得徘徊,掠过精致的领结,停留在衬衫的第一颗纽扣处。

    气氛顿时有些旖旎,瑟兰迪尔咽了口口水,正打算说些什么,突然门外传来了老管家毕恭毕敬的声音:“埃尔隆德先生,瑟兰迪尔先生,总统开始致辞了。”

    两人无奈地对视一眼。瑟兰迪尔戳了一下埃尔隆德郁闷无比的脸,笑着道:“下去吧。”

    相携下楼回到宴会大厅的两人都没有注意到,一个鬼鬼祟祟的记者盯着他们已经很久了。

    第二天,其他报纸刊登的消息主题都是“瑞文戴尔家族新任族长求婚成功!”之类的,只有一家名为《中土娱乐周刊》的八卦报纸头条刊登了这样一则新闻,摘录部分如下:“埃尔隆德与求婚成功的金发男友牵手离开晚宴,消失在公众的视线中长达15分钟,再次出现时男友头发略有凌乱,唇角微微肿起,表情可疑,周围目击这一切的好友们皆露出会心的笑容。”

    于是,恼羞成怒的埃尔隆德把哈哈大笑、嘴里嚷嚷着“你居然只有15分钟”的格洛芬德尔赶出了大门。


END

 

祝大家圣诞节快乐~

本来这篇是想开个车的,可是人在外地,用别人的电脑写肉好像实在是太刺激了点,于是作罢,留在下一篇番外里吧23333


评论(26)
热度(68)

© lov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