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大法好

【ET】镜中人(上)

    

      瑟兰迪尔有些头疼得看着新学期的选课表。

      自从古板严肃的萨鲁曼退休后,新任校长甘道夫简直可以说是一个老顽童,刚上任没几天,就出台了一系列奇奇怪怪的新政策,搞得学校鸡飞狗跳的,董事会怎么也不管管?再这么折腾下去,中土大学的名声迟早完蛋!

      不过并不是所有学生都这么悲观,至少,这学期学校新出的选课表已经在社交网络上出名了。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课表上出现了一些特别奇葩的课程,什么木工课、贵族礼仪培训、爬树课、恋爱学……等等。

      瑟兰迪尔自暴自弃地想,不如选个看上去中规中矩的人体艺术鉴赏得了。

      突然,一个缩在角落里的课程跃进瑟兰迪尔的视线——“感知学。”

      授课老师是一个叫埃尔洛斯的陌生教授。

      鼠标莫名地移了过去,犹豫了一下,瑟兰迪尔点开了埃尔洛斯的介绍。“萝林大学神学博士、哲学硕士,中土大学神学院副教授。”照片中的埃尔洛斯很年轻,大概三十多岁,一表人才。

      瑟兰迪尔表示现在才知道自家大学居然有神学院。

      那就选这门课了,听上去挺有趣的。瑟兰迪尔耸耸肩,不过是为了混2个学分罢了,不用太上心。

      排课是星期五下午第一二节课,同时也是一周的最后两节课。

      这门课上了也快两个月了,每次都是听教授神神叨叨的,颇为无聊,只不过为了学分着想,瑟兰迪尔还是秉承着要和任课教授打好关系的原则,从不逃课,在教授跟前也混了个脸熟。

    “人类通过自己的感知来认识世界,因为视觉,你看到了光怪陆离的世界,因为听觉,你听到了奇妙动听的声音,因为触觉,你感受到了风、水、土,也就是气体、液体和固体……”瑟兰迪尔无聊地转着笔,环视教室一周,人不少,但是大多数也是抱着混课的心态来的,压根没人在认真听。

    “教授。”

      埃尔洛斯招手示意瑟兰迪尔发言。

    “按照您的说法,我们正是有了某一项感知能力,才能进一步去了解这个世界的某一特定的部分,如果,我说如果,在人类现有的感知之外,我们无法感知到的领域,其实存在着很多东西。”瑟兰迪尔突然有些纠结,自己想的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远处讲台上的埃尔洛斯眼中精光一闪,“请继续。”

    “呃,我的意思是,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不可知的存在,因为人类没有对应的感官而被忽略,但是并不能否认这些物质存在的客观性。举个例子,有些人声称见过鬼,我能不能理解为,他们无意间感知到了另一个感官维度里的东西?”

      周五的天气并不好,阴沉沉的,一楼的阶梯教室内也黑压压的,仿佛几面巨大的落地窗是摆设一般,光线都被隔绝在外,几个靠墙的学生几乎缩进了阴影里。不知道是不是瑟兰迪尔说的话的原因,两个靠着后门的女生莫名觉得一阵阴风透过门缝,拂过自己裸露的脚踝。

      埃尔洛斯不置可否,只是走到瑟兰迪尔身边,让他坐下,微笑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我们下课继续,好吗?”

      瑟兰迪尔觉得埃尔洛斯可能有一些话要对自己说,惨白的灯光下,黑发教授的灰眸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这个给你。”教室里的学生都走光了,埃尔洛斯从公文包里拿出一面镜子,递给瑟兰迪尔。

      入手沉甸甸的,是一个不大的梳妆镜,像是女子用的,镜面被磨损得有些模糊,略有些尖锐的划痕,背面和手柄貌似是铜制品,雕刻着繁复的藤蔓花纹。这个东西应该是有些年头了。

    “这是?”瑟兰迪尔随手照了照,镜面灰蒙蒙的,自己的面容似乎也有些诡异的扭曲。

    “别照!”埃尔洛斯没想到瑟兰迪尔这么随意,来不及阻止,“这是冥器,你最好小心些。”

    “什么名器?这玩意很有名?”瑟兰迪尔翻来覆去得观察了一遍,也没看出什么名堂。

      埃尔洛斯有些牙疼,把这个镜子给他好像不是个很好的注意,但是……他照都照过了,不得不给了。

    “你能和我说说刚刚的那些想法吗?”埃尔洛斯坐在瑟兰迪尔前一排的位置,这里正好是教室的中心,外面好像起风了,右手边教室尽头的一扇窗户大开,也不知道哪个粗心的学生走前忘了关上,灰黑色的窗帘被吹得几乎飞起。

    “什么想法?”瑟兰迪尔被风吹得有些发冷,无意地搂紧了风衣。

      埃尔洛斯小手指敲了敲桌子,“比如,另一个感官维度?”

      瑟兰迪尔整理了一下被风吹乱的金发,噗嗤一笑:“我随口一说的,教授您别当真。”

    “你可以说说你的理解吗?或者说,你曾经见过?”埃尔洛斯紧紧盯着瑟兰迪尔,试图在他的神情里找到些什么。

    “您是说灵异事件?”瑟兰迪尔有些不适应一向温和的黑发教授露出这么强势而又有侵略性的表情,略微皱眉:“我确实遇到过一些,但是,怎么说呢,我是个纯粹的理性派,我觉得世界上发生的一切,都是可以用理论来解释的,就算现在无法解释,也是科学发展的程度不够罢了。哦,抱歉,我或许不应该在神学教授面前说这些。”

    “这是自由讨论,每个人都有独立思考的权利。”埃尔洛斯似乎并不在意瑟兰迪尔的唯物理论,“能和我具体说一下你的看法吗?”

    “见鬼什么的,我觉得都是一些老生常谈的东西,各种解释也很多,我的理解是,在这个宇宙里,人类通过视觉、听觉、嗅觉、触觉、味觉等来认识自然万物,但是,如果人来能再多出一种感官,和这些都不同的能力,是不是就能接触到更多奇妙的东西了?或许,就是现在,我们身边正穿梭着一些我们无法感知到的东西。有些人坚信人类是有第六感的,也就是所谓的超感官知觉,一些六感灵敏的人总能察觉到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或许还有更多的未知的感官能力没有被挖掘。我相信这个宇宙,不可能只有这么点单薄的物质,它很神奇,难以捉摸。人是三维生物,也许能上升到四维,但是四维之外,还有一些高维度的生物在注视着我们。”

      埃尔洛斯正想说什么,突然,手机震动了起来。

    “抱歉,院长找我,我们下次有时间再谈好吗,这个镜子你先收着吧。”埃尔洛斯仿佛摆脱了什么一般舒了一口气。

      瑟兰迪尔带着镜子回到了自己租的单身公寓,看镜子的造型不错,就随手摆在了自己的床头柜上。

tbc

 

【好吧,这章领主没能出场_(:з)∠】_】

【所有的理论全是瞎掰,毫无科学依据,勿当真,只是给领主的出场铺垫】

【我在写什么奇怪的东西……】


评论(23)
热度(56)

© lov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