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大法好

【ET】都是金花惹的祸

      最近瑟兰迪尔有些郁闷。

      原本自己只是瑞文戴尔医院新进的小医生一枚,蹲在全院最清闲的科室,每天勤勤恳恳干好本职工作,按时打卡上下班,偶尔领导来视察的时候加个班,日子过得还算惬意。

      直到误打误撞得认识了自家医院的院长并打得火热后,好日子就一去不复返了。

      医院明文规定,禁止同事之间发展恋爱关系,以免影响工作效率。

      瑟兰迪尔也不知道他和埃尔隆德是不是属于同事关系,虽然埃尔隆德总是振振有词地说他们是上下属,并非同事,完全可以光明正大钻规定的空子,但是瑟兰迪尔为了避免许多不必要的麻烦,还是三令五申要求埃尔隆德不准泄露两人的关系。

      埃尔隆德倒是欣然答应,毕竟在这里吃的“亏”完全可以在床上弥补回来,地下恋爱就地下,也省得医院到处传流言。

      瑟兰迪尔却不爽了,揉着酸软的腰暗暗咬牙,毕竟埃尔隆德明面上还是一个帅气多金、前途无量的单身男青年,多得是形形色色的痴男怨女缠上去。

      身为一百分男友的埃尔隆德自然知道瑟兰迪尔在担心点什么,暗暗通知了秘 书林迪尔,找了个借口把瑟兰迪尔调到了院长办公室,名义上是林迪尔的副手。也不知道哪里流出来的小道消息说,有两个背景都不错的家伙抢院长秘书助理这个空缺,林迪尔为了两头不得罪,随便提拔了个在角落里长蘑菇的小医生来挡枪。隔壁几个科室的一众同事们纷纷感慨瑟兰迪尔走了狗屎运,不仅升职加薪,而且跟着院长,实打实地能学到不少东西,这可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因为名声在外,慕名而来的病患非常多,医院平时一向都忙得很,别说各大科室的床位已经成了抢手货,挂号都难,就连身为院长的埃尔隆德最近也忙得连轴转,一天几台的手术,长时间高强度的工作让埃尔隆德这个曾经的工作狂也有些吃不消,瑟兰迪尔既心疼男友,又开心自己能多几次观摩学习的机会,内心也是无比纠结,只能在床上好好安慰自己“疲惫”的爱人。

      埃尔隆德有一个病人叫格洛芬德尔的,在自家夜总会被仇家派人砍了一刀,原本送过来的时候已经快没气了,却硬是被埃尔隆德从死神手上抢了过来,修养了两个月才痊愈,出院那天拉着林迪尔的手哭嚎着说一定要好好感谢你们,改天来我夜总会玩,免单。

      林迪尔听了也就打着哈哈敷衍过去了,自己一个正直青年,怎么会闲着没事去什么夜总会,院长更不用说,严肃正经自律到可怕,堪称道德楷模,瑟兰迪尔年纪轻轻看着很单纯的样子,更不像会肯去花天酒地的。

      没想到这格洛芬德尔倒是一点都不放弃,几乎每天一个电话来请,害得林迪尔听见手机铃声响就反射性头疼,实在受不了了就报告给了自家院长。

      埃尔隆德皱眉,格洛芬德尔也是熟人,算半个发小,平时不务正业游手好闲【误】,如今大家各走各的道,自己和他交集不多不少,至少每年各大家族的宴会上能见到几次。前几天接到金花家族的电话,家主对宝贝继承人的事向自己道谢,还说儿子希望可以请医院的医生们周末放个松,去夜总会玩玩。

      长辈的面子在,埃尔隆德再不愿意,也只能在礼拜五晚上,叫了几个相熟的主任和手下,再带上林迪尔和瑟兰迪尔两个跟班,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去了格洛芬德尔经营的“中土人间”。

      一群人刚进包厢坐定,格洛芬德尔手下的经理索伦就走了过来,笑得一脸谄媚:“老板早就吩咐了,今晚有贵客光临,可惜不巧老板临时有急事出了国,就让我一定要好好招待诸位。”索伦回头吩咐身后跟着的一个面相凶悍的高个男人:“阿佐格,还不去把最好的少爷小姐们都叫上来。”

      埃尔隆德和手下一群医生们额头冒汗,连连摆手:“不用,不用,我们就是来喝个酒唱个歌,就不要叫人了。”

    “是啊。”林迪尔也赶紧附和,要是让自家女友知道了这事,非打断自己的腿不可。

      瑟兰迪尔也偷偷斜眼看了一眼埃尔隆德,见他表情不像作假,也就趁着包厢里灯光昏暗,大家注意力不集中,偷偷坐到埃尔隆德身边,没说话。毕竟自己只是一个职务最低的小助理,在这堆大神面前还是装小透明最好。

      这时候埃尔隆德的手机突然响了,就先走出去接电话。

      没想到索伦却摆出一脸我懂的表情,嘿嘿笑道:“哎呀,大家别拘束了,知道医院有要求作风问题,放心,你们医院的院长,也经常来呢,一叫就是2个小姐少爷,也是同道中人。”

      房间里的空气一下子凝固了。

      林迪尔震惊之余,脑子里还不合时宜地蹦出了一句网络流行语:“就怕空气突然安静。”

      没想到啊!一向严于律己,把自己的一言一行牢牢框在道德律条里的院长,也是这种人啊!装得也太像了点吧!大家脸上的表情各种诡异,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瑟兰迪尔一脸铁青,握紧了拳头。

      索伦还在那里说得眉飞色舞,大家听起院长的八卦来,也逐渐被调动了积极性,时不时还起哄一番,嚷嚷着让索伦多抖一些好料出来听听。

      瑟兰迪尔脑子里一团乱麻,耳边是各种瑞文戴尔院长不堪入耳的“光辉事迹”,只觉得胸口那团怒火越烧越旺,埃尔隆德,你竟然……

      正在这时,故事的主角埃尔隆德推门进来了,见大家神色各异地猛盯着自己瞧,一时间也有些懵:“发生什么事情了?都看着我做什么?”

      林迪尔还没来得及说话,只见角落里的瑟兰迪尔一下子站了起来,几个大跨步走到埃尔隆德面前,行走的风甚至带起了他长长的金发的发尾。

    “啪!”瑟兰迪尔举起手,狠狠地打了门口的院长一个响亮的耳光,也不说一个字,猛地推开埃尔隆德,甩了门就跑了。埃尔隆德还保持着左手推门,右手拿手机的动作,大家也傻愣愣地看着,仿佛是眼前刚刚那一幕发生的事情太过于震撼,一时间大家都来不及反应过来。

    “卧槽!”角落里也不知道是谁,发出一声怪叫,才把一群雕像复活。埃尔隆德捂着火辣辣发疼的右脸颊,呆了几秒,才转身去追跑得不见踪影的瑟兰迪尔。

    “我日了,发生什么事情了?我才喝了一杯酒,就出幻觉了?还是我在做梦?”一个叫费伦的年轻医师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肉,疼得自己眼泪差点滋出来。林迪尔像是想到了什么,一下子揪住索伦的衣领:“你说的院长就是刚才那位吗?”

      索伦不愧是道上混的,心理素质比一群医生强多了,这会已经回过神,“哪能啊,没这么年轻,是个不高的中年男人,地中海,下巴有颗痣。”

      那不是副院长嘛!你说什么院长啊!大家一脸卧槽。

      费伦偷偷拽了下林迪尔的袖子,小声地问:“师兄啊,那个瑟兰迪尔是不是……嗯,你懂的?”

    “我不懂。”林迪尔心里也有数,现在瑟兰迪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来了这么一出,可以想象得到,明天院长的花边新闻会席卷整座医院,这事情,也瞒不住了,只不过可不能从自己这里被落实,林迪尔推开凑过来的费伦:“少套近乎,我什么都不知道。”

      院长追到人没有啊……林迪尔想了想,还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发了个短信给埃尔隆德,以免自家院长摸不着头脑。

      也不知道那晚上埃尔隆德是怎么和瑟兰迪尔解释的,反正第二天来的时候,瑟兰迪尔是大大方方挽着埃尔隆德的手臂来的,一副昭告天下的样子。

   

      远在异国的格洛芬德尔莫名其妙地大半夜接到埃尔隆德的电话,通话时间共计3秒,“都是你惹的祸!给我等着!”

      睡得迷迷瞪瞪的金花少主一脸不虞:“谁啊!大半夜打骚扰电话!”扔了电话,又沉沉睡去,丝毫不知道等回国之后会有怎样的一场“报复”在等着他。至于索伦,早就被修理地哭爹喊娘了。

END

评论(21)
热度(69)

© lov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