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大法好

【ET】潜规则风波(中)

      瑟兰迪尔收工结束了一天的拍摄,一边和埃尔隆德打着电话一边往电梯走去,这几天拍了几场打戏,吊着威亚把瑟兰迪尔折腾得够呛。

      “我大约明天就能回来了,瑟兰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注意安全,千万别受伤了,我会心疼的,还有,必须要吃早饭,不然饿得胃疼。”埃尔隆德看着手中厚厚的一沓报表和合同,揉了揉额头,紧赶慢赶,终于把并购的事情定下来了,让林迪尔定了明天的机票,这几天尽是担忧瑟兰迪尔的打戏会不会出意外,他倒好,兴高采烈的一点都不担心。

      “我知道啦,啰啰嗦嗦的,我又不是小孩子。”瑟兰迪尔嘴里抱怨着,脸上却挂着甜蜜的笑容,让周围路过的单身狗们纷纷感到异常刺眼。

      “那你休息去吧,我先挂了,mua~”瑟兰迪尔听出埃尔隆德声音中的疲惫,不忍心多打扰,想着明天晚上就能见到他,也不急这一时,就催埃尔隆德去睡觉了。

      瑟兰迪尔这次的剧组比较大方,租住的酒店也很不错,瑟兰迪尔住在29楼,耐心地等电梯从负3楼慢慢升上来,走进去后发现电梯角里站着一个俊美的年轻男人,穿着一身名牌休闲服,花里胡哨,手里捏着一根雪茄,露出手腕上昂贵的百达翡丽,一头大波浪金发肆意地披散着,大晚上的戴着副墨镜,整个人都散发出一股“财大气粗”的味道。

      瑟兰迪尔心中暗暗鄙视了一下眼前这位的穿衣品味,觉得埃尔隆德虽然成天穿着黑西装,但是怎么看都比这位顺眼多了。

      大概是哪位投资人家里的少爷跑来玩了吧。

      瑟兰迪尔也不愿多事,虽然这人总是明里暗里得打量着他,黏糊糊的目光让自己浑身不自在,好不容易挨到29楼,瑟兰迪尔以为自己终于解脱了,没想到这男人却跟了出来。

      “你好,介意互相认识一下吗?”金发男人潇洒地摘走墨镜,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

      看着瑟兰迪尔警惕的眼神,男人笑了笑:“我叫格洛芬德尔,是金花传媒的老板,你是《人皇传奇》的演员吧,我和你们的投资商刚铎老总博罗米尔,导演萨鲁曼都是老朋友了,今天就是过来玩玩的。我可不是坏人。”

      格洛芬德尔趁着埃尔隆德出差的机会,跑来片场对瑟兰迪尔守株待兔了,这么嫩的年轻小演员,被娱乐圈的花花世界所吸引,再不济用些胁迫的手段,要让他上钩简直轻而易举,到时候就可以好好地嘲讽一顿埃尔隆德了。这么一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格洛芬德尔先生,晚上好。您可以叫我瑟兰迪尔。”难怪看着有些眼熟,原来是那位著名的花花公子格洛芬德尔,金花传媒瑟兰迪尔还是清楚的,毕竟在娱乐界也占据着重要的地位。

      “听说之前索伦想过潜规则你,被你拒绝了?”格洛芬德尔双手插兜,貌似漫不经心地随口说道。

      “!”瑟兰迪尔猝不及防之下涨红了脸,“您什么意思?难道堂堂金花传媒的总裁要亲自过问一个小演员的八卦吗?”幸好此时走廊上很安静,并没有人来人往。

      “没什么意思。索伦那副德行,一个二流导演罢了,也敢肖想你这样的……尤物。”格洛芬德尔轻笑一声,“不如你考虑一下我?”

      “您别开玩笑了。”瑟兰迪尔微微后退了一步。

      格洛芬德尔眯起眼睛,不再吊儿郎当:“我从不开玩笑,而且我想要得到的人,就从来没有失手过。我猜索伦也威胁过你了吧,最多也就是把你赶出剧组而已,我可是可以让你在这个圈子里再也没法混下去的,而且……”格洛芬德尔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埃尔隆德送给瑟兰迪尔的手表,“我听说你男友也是混这口饭吃的?”

      格洛芬德尔不知道埃尔隆德是怎么编造自己身份的,但是大差不差,应该是编了个相关行业的,好接触瑟兰迪尔。

      满意地看着瑟兰迪尔的脸刷一下得变白,格洛芬德尔点了点头:“我给你一天的时间好好考虑,后天早上请给我答复。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的。”

      格洛芬德尔跨过瑟兰迪尔,消失在走廊尽头。

 

      瑟兰迪尔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又是怎么洗漱之后爬上床的,一切都浑浑噩噩得过去了,直到自己躺回床上,才猛地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瑟兰迪尔的心很乱,他学习表演,是因为他的热爱,不掺杂任何的功利心,他只想安安静静地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和埃尔隆德快乐得生活,哪怕并不富有,哪怕自己一直出不了头……可是,格洛芬德尔是怎么知道自己的?今晚绝不是偶遇,难道是索伦故意泄愤报复?

      瑟兰迪尔的心一沉,他想了很多种的可能性,自己刚刚入行,哪怕是被迫放弃这条路,也没有什么大损失,只不过埃尔隆德怎么办呢?难道也要连累了他么?可是,自己怎么能违心答应格洛芬德尔?

      翻来覆去一整夜,瑟兰迪尔都没有睡着,心里乱糟糟的,直到天快亮了才迷糊了一会,却又是做了一场噩梦,梦见自己和埃尔隆德找不到工作,穷困潦倒,住在阴暗潮湿的地下室,啃着发硬的面包,埃尔隆德还生病发烧,却舍不得到医院去看病……

      直到被尖锐的闹铃声吵醒,瑟兰迪尔才从噩梦的泥潭中挣扎出来,抬起头,才发现泪水早就沾湿了自己的枕头。

      不管怎么样,工作还是要继续的。瑟兰迪尔努力让头脑昏沉的自己从床上爬起来,匆匆洗漱后赶往片场。只不过到底还是影响了瑟兰迪尔的状态,一场简单的对话戏也NG了十几次,惹得萨鲁曼生气地训了一顿瑟兰迪尔。

      中午吃饭的时候,瑟兰迪尔接到了埃尔隆德的电话,原来他改签了最早的一班飞机,现在已经回中土市了。

      听着电话那头埃尔隆德的声音,瑟兰迪尔禁不住眼眶发热,拼命忍住不让自己丢脸得哭出声。

      “瑟兰,我现在刚下飞机,过会回去整理一下行李,就去超市买些菜,上次你不是说想吃火锅吗?我今晚来找你吧,怎么样?我会记得买你最爱吃的羊肉卷的,你不是老是抱怨剧组的盒饭难吃又吃不饱吗?”

      埃尔隆德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瑟兰迪尔努力摒弃周围嘈杂的噪音,一字一句地、认认真真地听着埃尔隆德的一言一语,仿佛是最后一次通话一般。

      “好,晚上7点我在我房间里等你。你路上注意安全,下午睡一觉再来,我担心你会不会太累了。工作很辛苦吧?”

      “只要想到为了你,再苦再累我也觉得值得。”埃尔隆德淡淡的一句话,却让瑟兰迪尔再也忍不住,默默地流下了泪水。

TBC

  

   原本想上下完结的,发现自己太天真,啰嗦是一种病,然而我已经何弃疗……

    哎,金花会为此付出代价的_(:з」∠)_

评论(34)
热度(76)

© loveE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