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大法好

【ET】夜色行动

    中土市警察局总部十一楼,第一特别行动小组会议室内,气氛非常的凝重。

    组长埃克西里昂用力敲着手里的钢笔,清了清嗓音:“这是我市发生的第三起特大盗窃案了,上面非常重视,要求一周内破案。”

    鸦雀无声。

    埃克西里昂皱眉环视一周,“瑟兰迪尔?你有什么想说的?”

    不幸被组长点名的金发年轻男子不自在地松了松领口:“那些官僚阶级,说得倒是轻松,那对鸳鸯大盗哪是这么好抓的?”

  “是啊,”坐在一旁的加里安接口:“他们作案手法高超,现场几乎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而且时间地点都很随机,毫无规律可循,第一次是刚铎家族的传家宝人皇之剑,第二次是孤山珠宝收藏百年的孤山之心白宝石,这次变本加厉,居然偷到了瑞文戴尔家族的头上……”

  “更可怕的是,这对鸳鸯大盗走的是劫富济贫的路线,那些无良记者目前都在制造舆论,煽动民意,要求吉尔加拉德总统豁免他们,闹得沸沸扬扬的,很不好收场。”费伦晃了晃手里的报纸,头条赫然印着硕大的“特赦侠盗”,异常刺眼。

    埃克西里昂咳嗽了几声:“现在凯勒鹏局长的压力非常大,前两个东西预计已经在黑市被出售了,很多贫困家庭都声称收到了不明来源的捐赠,这次丢的是瑞文戴尔族长埃兰迪尔先生的权戒维雅,事态严重,你们也知道瑞文戴尔家族在中洲的影响力,一旦闹大将不可收拾。”

    瑟兰迪尔不满地撇撇嘴。

    突然,紧闭的大门被推开,一个黑发男子冲了进来,还没站稳,就大叫:“有消息了!”

  “什么?博罗米尔你说清楚!”埃克西里昂站了起来。

  “从巧言那传来的,据说那对大盗今晚会在夜色酒吧露面出货。”

  “消息可靠吗?”瑟兰迪尔有些不信,毕竟这种地方,也显得太不够谨慎了。

  “有消息总比没消息强,更何况巧言这个地头蛇消息来源一向精准,他可是个为了钱谁都能出卖的人,好了,博罗米尔你继续跟进消息,瑟兰迪尔和加里安跟我去办公室,散会。”

 

    中土大学医学院,刚刚上完课的埃尔隆德教授回到办公室还没坐下,就被自己的好友格洛芬德尔拉住。

  “你打赌输了!新院长是萨鲁曼不是甘道夫!今晚跟我去夜色!”

    埃尔隆德有些无奈地叹气:“你饶了我吧,那种地方我实在是不想去,更何况,你也知道最近我家出了事,我还得安抚老头子,和警局那群人打交道,哪有心情。”

  “埃尔隆德,你可不能做一个言而无信的人呐!”格洛芬德尔抱着手臂居高临下地俯视坐着的埃尔隆德,“丢东西的是你爸,你掺和什么,你不是怕了吧?”

  “别对我用激将法。”埃尔隆德突然有些头疼,怎么就一时鬼迷心窍地答应了损友的赌约了呢?夜色酒吧那种地方,黑白通吃,鱼龙混杂,想想就很可怕。

    格洛芬德尔拍拍手,“就这么定了,今晚8点,夜色酒吧,埃尔隆德大教授的破处之旅。真是令人期待啊!”

    埃尔隆德无力地挥挥手,示意好友赶紧滚蛋,慢走不送。

    同一时间,埃克西里昂办公室内,瑟兰迪尔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组长,“这就是你的方案?让我去夜色酒吧假扮舞男当卧底?”

  “博罗米尔那里已经确定了消息可靠,这次我们绝不能失手,明哨暗哨都要上,除了加派大量警力作为外援外,加里安和费伦假扮客人,瑟兰迪尔你外形条件最适合,又没出过外勤,只能委屈一下了。那对可恶的小偷,精明得很,我们必须在交货的时候出手,弄一个人赃并获才行,不然又会像上次那样证据不足,在舆论的压力下只能放人,功亏一篑。如果做得漂亮,说不定还能把索伦给拿下。”

  “要我说他们做得也没什么错,别抓了……”瑟兰迪尔一向是看不惯那些所谓的官僚财阀贵族世家的。

  “瑟兰迪尔!你究竟知不知道里面的利害关系!”埃克西里昂不满地拍了拍桌子。凯勒鹏一系是坚定的总统党,而索伦是吉尔加拉德政敌米尔寇的手下,孰轻孰重大家内心自然清楚。

    距离警局大楼不足3个街道的一座公寓内,一位棕发女子躺在沙发上,随意地抛着一枚精致的戒指,“奇力,和索伦联系得怎么样了?”沙发上的矮个卷发男子敲着键盘,“没问题,夜色是索伦的场子,安全性可以保证,就算有条子混进来,只要我们不交货,他们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只是,我突然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陶瑞尔,真的要把维雅戒指出手么?瑞文戴尔家族可不像前两家这么好对付。”

  “现在说这种话已经晚了。”陶瑞尔站起身,“这枚戒指实在是个烫手货,哪怕是随手丢了也不能留在我们手里,奇力,我现在有些后悔当初听了安格玛的怂恿了。”

  “吉尔加拉德的任期即将结束,索伦的主子米尔寇野心勃勃,想取而代之,第一个要做的就是警告那些支持总统的家族力量,我们不应该淌这趟浑水的,陶瑞尔。”奇力握住陶瑞尔微微有些颤抖的双手。

  “奇力,不要自乱阵脚,我和索伦说过这是最后一次合作,难保他不会有什么别的心思,这次交易不会像之前那样在密室举行。到时候注意安全,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伤害平民,最坏的情况也不过是被条子捉住,落到他们手里总比索伦好。”

  “做完这单我们就离开中土市,”陶瑞尔转身看着窗外的蓝天,阳光明媚,“米尔寇的势力只在东部,中洲这么大,总有我们可以藏身的地方。”

 

    夜间7点,夜色酒吧化妆间,瑟兰迪尔穿着半透明的敞口白色衬衫和低腰破洞牛仔裤,金发的长发梳成一个马尾。

  “你就是新来的?”经理安格玛叼着一支雪茄,挑剔得上下扫视了一番,眼前的这个金发男子姿色上乘,年轻水嫩,老板肯定喜欢,自己要不是个铁打的直男,说不定现在就会忍不住把他给办了。

    瑟兰迪尔压下心中的不适感,装出一副腼腆羞涩的样子来,“嗯,我叫瑟兰督伊。刚入行不太懂规矩,还请先生多多指教。”

    安格玛心里一喜,说不定还是个雏啊,老板可不就是最喜欢这个调调的么。

  “很好,瑟兰督伊,听好了,今晚我们夜色有重要的客人到场,你小心伺候着,不许得罪客人,到时候钱不会少了你的,若是被贵人看中,以后不愁没好日子。”安格玛看着眼前这个单纯的金发小青年,突发善心地提点了几句。

    外场,伪装成两个肥胖猥琐暴发户商人的加里安和费伦已经先后到位,陶瑞尔和奇力也隐藏了外貌坐在了最不起眼的角落里,穿着骚包的格洛芬德尔拉着一脸不情愿的埃尔隆德走了进来,一身剪裁合身的高定西服在这样的环境下显得特别突兀。

  “不好!”躲在阴影里的加里安和陶瑞尔两拨人心中一惊,瑞文戴尔家族的继承人怎么突然出现在夜色里?

  “应该是巧合。”耳机里传来埃克西里昂的声音:“瑟兰迪尔按原计划行事,5分钟后上台表演,争取吸引索伦的注意力招你过去,费伦你换位置到这位埃尔隆德先生身后保护他的安全,加里安,注意那对大盗的行踪,他们应该也易容了。”

    陶瑞尔与奇力对视一眼,按兵不动。

  “怎么样?”格洛芬德尔点了两杯白兰地,有些兴奋得戳了戳身边板着脸的埃尔隆德:“马上就开场了,记得选一个中意的,楼上有房间。”

  “闭嘴。”

    灯光缭乱,在客人们的喝彩欢呼口哨中,几位衣着暴露的年轻舞男踩着节拍上场了。

    瑟兰迪尔被头顶五颜六色的射灯照的浑身发热,勉强跟着前面几位的动作不乱节奏,眼睛却不着痕迹地扫过整个会场,一瞬间与两位同事对上眼神,彼此确认。

  “这个怎么样?”格洛芬德尔指着最中心的一个银发男孩。

  “穿的太暴露了。”埃尔隆德摇摇头。

    格洛芬德尔深吸一口气,防止自己爆发,“那再看看。”

    这时,戴着墨镜的索伦与几个保镖,悄无声息地从后门走了进来,坐在陶瑞尔和奇力身边。“东西带来了吗?”

  “东西的主人在这里。”

  “不是真正的主人,不用担心。”

  “带够现金了吗?”陶瑞尔不着痕迹地把手插进衣兜里。

  “那是自然,两位请放心,只不过,这次得先交货再收钱。”索伦眼睛一眯,紧紧盯着陶瑞尔的手。

    奇力喝了一口红酒,嗤笑一声:“你以为我们傻?索伦,少废话,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别坏了道上的规矩。”

    几个保镖不知道什么时候围坐在了三人的周围,陶瑞尔和奇力身体一僵,腰间顶着的硬物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索伦,你想做什么?这里可不是包间,更何况瑞文戴尔家族继承人就坐在离我们不足十米的地方,你敢?”陶瑞尔狠狠捏了一把自己的大腿,迫使自己冷静下来,毕竟索伦为人阴狠,天知道会不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如果殃及无辜甚至伤到重要人物……

    角落里的剑拔弩张丝毫不影响着大家的寻欢作乐,随着音乐和舞蹈动作的越发火辣,客人们的兴致也高昂起来。格洛芬德尔抿了一口白兰地,悠哉道:“埃尔隆德,你选好了没?”

    一脸严肃的大教授指了指舞台最边上的瑟兰迪尔,“他。”

  “眼光不错。”格洛芬德尔吹了一声口哨,挥手招来一个侍应生,“把那个金发的叫下来。”顺手在托盘里放了一张崭新的百元大钞。

    侍应生恭敬地鞠了一躬,利落得离开,不一会就引着瑟兰迪尔下了台。

  “组长,糟了,埃尔隆德点了瑟兰迪尔。”躲在两人身后的费伦一脸卧槽。

  “shit!”坐在指挥车里的埃克西里昂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局长成天夸赞的瑞文戴尔继承人也不过如此,平时掩饰得再好,骨子里也是一个声色犬马的纨绔子弟。

    瑟兰迪尔跟着侍应生走了过来,迅速瞟了几眼目标和队员,确定暂时没有情况,才在心里一面骂人一面坐了下来。

  “需要我回避吗?”格洛芬德尔一脸戏谑。

    埃尔隆德一个眼刀狠狠地甩了过去。

    角落里,奇力深吸了一口气:“索伦,你到底想怎么样!”

  “把维雅交出来,说不定还能放你们一条生路,钱也备好了。不然的话,休怪我不客气。”两个保镖默契得挺了下枪口。

  “这里人多眼杂,索伦我不信你敢下手。”陶瑞尔不由自主地捏紧了手中的戒指。

  “是吗?可惜,你们太大意了。”索伦阴测测得一笑,“难道你们没发现酒里加了些好料?最多5分钟后你们就会不省人事,到时候,我想怎么样,你们还不是得乖乖受着?别不识抬举。”

  “你!”陶瑞尔几乎咬碎了自己的一口银牙。

    瑟兰迪尔感觉自己要疯了。这位传说中的瑞文戴尔继承人,把自己叫下台,就是为了喋喋不休得教育他,年纪轻轻的不要出来混社会?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这位先生,我想我做什么事情还不需要您来指指点点。”瑟兰迪尔黑着一张脸,拼命忍住自己掀桌的冲动。

  “你还小,为什么选择出卖自己的身体呢?看你的舞姿和表情略显僵硬,应该是第一天来吧?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推荐你去一所学校读书,以后找个正经点的工作,不要轻易地毁了自己的一生。”埃尔隆德掏出自己的名片,递给瑟兰迪尔。

    格洛芬德尔一脸瞠目结舌,这是什么剧情发展?

    一脸卧槽的不仅仅是瑟兰迪尔,还有加里安,费伦和埃克西里昂。

  “你的眼神纯粹清澈,我知道你根本不属于这里。我只是想帮你而已。”埃尔隆德一脸诚恳。

    深陷险境的陶瑞尔和奇力互相对视了一眼,微不可查得点了点头,多年的情侣与合作使得他们一瞬间就默契得明白了彼此眼神中的意思。

  “索伦先生,我们可以答应你……”奇力开口缓缓说道。

  “哦?”

  “东西给你。”奇力握紧右手,慢慢向索伦伸去。

    正在索伦伸手要接的那一刹那,陶瑞尔灵活地挣脱开保镖的挟制,电光火石之间,就把一个东西扔到了不远处埃尔隆德的怀里。

  “你敢耍我!”以为胜券在握的索伦恼羞成怒,任务失败的恐惧使得他一时间自乱阵脚,竟然扑向了还没反应过来的埃尔隆德。

    埃尔隆德被索伦勒在身前,脑袋上抵着一把手枪,“把手上的东西交出来!”

  “索伦疯了吗!”埃克西里昂用力捶打着电脑,如果埃尔隆德出了事情,警局承担不起这个后果!

    几乎是同一秒,陶瑞尔与奇力抵抗着药效拼命地试图反制身边的几个保镖,瑟兰迪尔和费伦一前一后地扑向歇斯底里的索伦。

  “奇力——!”

  “瑟兰迪尔!”

    三声枪响同时响起,酒吧里乱作一团,惊慌失措的人群尖叫着互相推搡着往外跑,大脑一片空白的埃尔隆德木然地摸着溅了自己一脸的鲜血,呆呆地抱着怀里的金发青年坐在地上,索伦捂着胸口的血洞萎靡倒地,费伦和加里安上前一人控制住索伦,一人查看瑟兰迪尔的伤势,几个保镖见情况失控放弃了两人夺路而逃,奇力嘴角涌出大量的鲜血倒在陶瑞尔的怀中。

    格洛芬德尔在混战中被推倒在地,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双手被满地的玻璃渣刺出了无数的伤口,讷讷得道:“谁他娘的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埃尔隆德脸色苍白得抱紧怀中陷入昏迷的瑟兰迪尔,不肯撒手,精致的木盒滚落在一边,一枚沾染着血迹的戒指在灯光下静静地闪耀着光芒。

    周围的嘈杂仿佛越来越遥远,瑟兰迪尔靠在埃尔隆德结实的胸膛上,感受着强有力的心跳,有些自嘲得想:自己居然就这么死在一个陌不相识的男人怀中,也太言情狗血了……

    最后的一眼,是埃尔隆德放大的脸庞,那双灰色的眼睛,深邃而又莫名得让人安心,瑟兰迪尔明明听到了埃克西里昂的声音,却不愿意转一下头。

 

 

  “幸好你命大,子弹没有打到要害器官,只是在你身上穿了一个洞。”加里安坐在病床边,削着一个苹果,胸口缠着厚厚绷带的瑟兰迪尔皱着粗眉看向另一边的黑发男人,不满道:“你要在我这里呆多久?”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自然是要天天陪护直到你出院了。更何况,这里是瑞文戴尔医院,我家开的,我想呆到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黑发男人无赖地耸耸肩。

  “你!”不要脸!瑟兰迪尔到底没把那三个字说出口,埃克西里昂的话言犹在耳:“不许得罪埃尔隆德先生!他说什么就是什么,这次行动差点搭上了埃尔隆德的性命,瑞文戴尔家族很不满,正向局长施压,你别翻白眼,这就是政治现实,胳膊拧不过大腿,你不服也得服。忍着。”

    每天陪在一旁喋喋不休也就算了,埃尔隆德甚至揽下了护工的工作,今天甚至提出要帮瑟兰迪尔擦洗身体。无耻!

    奇力和索伦都捡回了一条命,索伦为了保命供出了米尔寇,警局也在米尔寇的家中搜出了人皇之剑和孤山之心,吉尔加拉德一派顺势推动舆论,一方面把总统的赦免令颁给了这对表示已经金盆洗手的鸳鸯大盗获取民众的好感,另一方面把米尔寇过去的政治丑闻统统抖了出来,势必一击击中要害,把这个臭名昭著的财阀议员送进监狱。

    一个月后,伤势痊愈的瑟兰迪尔强烈要求出院,以为终于摆脱了埃尔隆德“纠缠”的瑟兰迪尔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接到了警局内部的调令:鉴于瑟兰迪尔在夜色行动中表现出色,如今政治局势不稳,现调任第一特别行动小组组员瑟兰迪尔为警局特遣瑞文戴尔家族小队队长,保护瑞文戴尔族长的安全。

    瑟兰迪尔恶狠狠地把调令函捏在手心,阴魂不散的埃尔隆德!

    瑟兰迪尔才不会承认昨晚埃尔隆德的告白把自己吓得一晚上没睡着觉,惊慌失措之下还把埃尔隆德拉进了通讯黑名单。

    只不过,自己是派去保护他爸的安全的,埃尔隆德再怎么样,也不能在长辈面前无状吧?

    于是自以为安全的瑟兰迪尔带着新下属陶瑞尔和奇力上任了。

  “怎么是你?!”

    埃尔隆德坐在族长书房里,笑眯眯地转动着手上的维雅戒指,好整以暇得看着对面一脸呆滞和不可置信的瑟兰迪尔,心情愉悦地起身把当机中瑟兰迪尔搂进怀中,闪瞎了两位小弟的眼睛。

 

 

END


 @贱葩葩 的点梗文……(算是吧,写着写着就有些歪了,吐血,原本没打算写这么复杂)

 @密林老充话费 的cp,桃子X奇力


事实证明我还是更适合写傻白甜orz

这章字数爆表,快来表扬我!lo主已经累死在电脑前

再点梗就自杀

只不过你们有啥好脑洞也可以和我交流啊,说不定我就写了呢(才不会告诉你们我最近没脑洞


评论(40)
热度(91)

© loveET | Powered by LOFTER